■ 一家之言
  當下一年期基準貸款利率為6%,一般合規企業貸款利率大體在8%以上,而諸多不合條件的小微企業,通過小貸公司、擔保公司進行貸款,其融資成本加總一般均在13%以上、甚至高達30%左右。
  6月24日,國家審計署審計長劉家義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國務院關於2013年度中央預算執行和其他財政收支的審計工作報告》,報告指出,審計發現91.4億元資金未收繳入庫。其中包括,財政部參股的創業投資基金收益1.38億元,財政部同意農業銀行從受托處置資產收入中留用的委托手續費和超收獎勵79.52億元。
  無論是財政部參股的創業投資基金,還是財政部所委托的農業銀行,上述兩者均是金融國企,所應繳而未繳入庫總額合計80.09億元,占2013年未收繳入庫資金總額比例高達87.6%。由此我們不難看出,金融國企的監管現狀不容樂觀,完善金融國企監管制的緊迫性,甚至已經高過非金融國企。
  完善金融國企監管之所以相當緊迫。首先,相比非金融國有資產,金融國有資產規模更大。自2003年國資委成立至今,其所監管的非金融國資約為70萬億元左右,但是與之相比,國有以及國有控股的金融資產規模更大,當下已經超過150萬億元,是國資委監管非金融國資規模的兩倍還多。
  其次,金融國資直接影響經濟轉型,歷年以來,融資難、融資貴一直是我國經濟的痼疾。就融資貴而言,當下一年期基準貸款利率為6%,一般合規企業貸款利率大體在8%以上,而諸多不合條件的小微企業,通過小貸公司、擔保公司進行貸款,其融資成本加總一般均在13%以上、甚至高達30%左右。此外,金融效率也不容樂觀,儘管A股市場成立已逾20年,但是,我國企業融資近90%仍然依賴於間接融資,在融資難、融資貴的現狀之下,企業生存尚且不易,更何談產業升級、經濟轉型。
  最後,金融國資深化改革相對滯後,儘管國資委所管轄的實業型國資(非金融國資),當下仍然存在公司治理缺失、監管不嚴等亂象,可必須承認的是,相比於金融國資,非金融國資在2003年歸口國資委監管之後,無論是主附分離、公司治理以及薪酬激勵等等,當下均已取得較大的進步。與之相比,我國金融國資,除部分大中型銀行業通過上市,其公司治理相對合規外,其他相當一部分的金融國資,仍處於公司治理嚴重欠缺的階段。
  2012年3月就有消息稱“金融國資委”的組建草案獲得國務院的批准,但到目前為止,金融國資委的成立還在醞釀之中。
  故而,在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明確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之後,我們應該加大對金融國資改革的重視程度,不僅應儘快推進組建“金融國資委”,以對資產規模龐大的金融國資進行歸口監管,而且還應在借鑒非金融國資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基礎上,循序漸進地啟動針對金融國資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楊國英(財經評論人)  (原標題:金融國資也應參與混合所有制改革)
創作者介紹

Simpsons

left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